欢迎访问:中文字幕97超碰大香蕉-中文字幕大香蕉永久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逝去的香儿

逝去的香儿

香儿离开后院直奔侧院,脚步匆忙急促,显示出内心的焦虑,而在她身后数
丈远一身黑衣的林天一悄然尾随。

  林天一思来想去这香儿最近变化极大,原本乖巧的小姑娘这两个月来变得疯
颠的许多,作风也变的极为大胆、放浪,现在回想起来香儿的表现极其可疑。

  想到香儿最近的表现,那灵巧的香舌在自己蜜穴间撩拨,林天一浑身燥热,
蜜穴间汁液涌动。

  林天一用力甩了甩头,快步追踪香儿到了侧院。

  侧院为演武场,演武场的尽头就是马房,进了侧院香儿左顾右看,确定没人
后一路小跑进了马房。

  马房的老高半个月前死了老婆,老高请了一个月的长假,现在还在家里料理
后事,最近又要应付江龙帮,雷振天一时没有时间请人料理马房,马房一直处于
无人打理的状态,香儿这娇俏的丫头深夜独自走进这臭哄哄的马房,林天一更加
确定香儿有问题。

  林天一嫁到青月山庄这十多年却很少进入这西院,林天一第一次看到马房是
嫁到青月山庄的第二天,雷振天陪同新婚妻子熟悉青月山庄的时候,林天一看到
马房如惊弓之鸟,雷振天从未见娇妻如此惊慌失措,平静下来的林天一强烈要求
雷振天拆除马房,雷振天虽然对娇妻言听计从,唯独这件事不能依着妻子,马房
中的各种名马同样是雷振天视若珍宝。最终两人达成统一,马房可以留下,林月
柔从此极少进入西院,更不用说进入马房。

  雷振天不明白妻子为何会如此恐惧马房,他永远也无法得知妻子少女时代的
记忆。

  那是十六七年前,林家堡还与青月山庄、江龙帮并称江北三大门派,林家宗
主林箭威、江龙帮老帮主楚怀秋与青月山庄庄主雷振天并称江北三大高手,那时
的林家堡在江北的风头一时无俩,林家宗主林箭威座下三大弟子亦是江北一流的
高手,江湖人称江北三条龙。

  这三条龙之中尤其以大弟子路长河武功为最,传言他的武功直追江北三大高
手,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彼时魔教崛起,横行武林,江湖大乱,江北三大高手随同武林各门派数百高
手历时数月,围歼魔门,将魔教追杀至大漠。

  林箭威围歼魔教之时,林家堡一直由路长河代师授艺。

  那时林家独女林天一年方十五,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这器宇轩昂,武艺
高强的大师兄极为倾慕,而路长河对这含苞待放的绝美少女亦略加挑逗。

  每次借授艺之名或紧握玉手,或轻揉圆臀,惹的少女咯咯娇笑。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夏夜,林天一赴路长河之约,就在充满马粪味的马房,林
如成了路长河胯下的胭脂马,当粗糙的魔手攀上少女刚刚发育的椒乳,粗大的
肉棒无情的撕裂处女的嫩穴,林天一娇嫩的身子被彻底的占有。

  雷雨下了一夜,腥臭的马房中路长河变换着各种姿势在少女娇躯上挥洒汗水,
粗大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少女娇嫩的花穴。

  当撕裂的疼痛逐渐消失,林天一开始享受粗大肉棒给自己带来的充实与愉悦,
少女的娇蕊也彻底为路长河绽放。

  自此路长河在少女的青春的肉体上予取予求,马房中、少女的闺房中、深夜
的演武场、奔跑的马背上,到处留下少女放荡的蜜液,路长河索求无度,欲望惊
人,常常将林天一杀的丢盔卸甲,无力应对。在路长河的指导下,林天一也慢慢
学会用她的纤手,樱唇去满足路长河的欲望。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林天一从未经人事的少女蜕变成风姿绰约少妇,一切都
显得淫靡,放纵,一切也在秘密进行,林家堡异常平静,在相安无事中危机也开
始降临。

  夏日的午后,江北三大高手参与围歼魔教凯旋而归的消息传回江北,二师兄
陈雷、三师兄杜无痕被大师兄派遣前往接应围歼魔门的江北三大高手,林家堡的
其它门人弟子也在前厅张罗着为宗主林箭威接风洗尘,后院的异常寂静。

  林天一在闺房中面对铜镜,精心装扮着自己。父亲就要归来,自已与大师兄
的关系也要告一段落,大师兄此时约她去后院的马房,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早
已心知肚明,想到这半个月的放纵,昨夜还被路长河杀的丢盔卸甲,欲仙欲死,
最终路长河膨胀的肉棒插入她在口中,粗大的龟头撑开她的食道,火热的精液直
接进入她的咽喉,想到这些林天一脸色晕红,柔嫩的娇躯一片火热。

  距离路长河之约还有半个时辰,林天一已经急不可耐,她踩着院落平整的青
石,急步走向马房,远远看到父母的房间,林天一忽然想到这段时间父亲不在家,
而自己只记得和师兄欢爱,好长时间没有和母亲好好的说话了,反正时间还早,
就顺便看看母亲。

  「柔儿要过来了……」林天一刚到门前就听到母亲的声音。

  母亲这听音辩人的功力真非同小可,林天一刚想回话,却听得一个浑厚的男
音:「你放心吧,师妹是要去马房。」「是大师兄的声音。」林天一娇躯一震。

  「长河……现在…不要,如果被柔儿发现。」母亲的声音有些颤抖。

  「师娘你好美。」路长河的声音。

  「长河……你师父就……就要回来了。」母亲喘息着,似乎在抗拒。

  林天一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少女由生以来第一次
感觉到被人背叛的愤怒,她依然无法相信,直到她悄悄点开窗纸,窥视房间。

  母亲盛装而立,眉目如画,显然经过精心的装扮,大师兄路长河站于母亲身
后,双手环住母亲,嘴唇轻触母亲的耳根。

  路长河双手慢慢抚摸着母亲的身体,由下而上,再从领口滑入。

  「长河……别把衣服弄乱,这是你师父最喜欢的衣服。」母亲有些抗拒的说。

  「嗤啦」的一声,伴随着母亲的惊叫,母亲的衣服被大师兄从领口撕裂。

  「师娘,我不喜欢你为别的男人梳妆打扮。」路长河说着把师娘肥硕的大奶
从撕裂的衣服中拽了出来,肆意把玩。

  「你……」丈夫心爱的衣物被撕毁师娘显然有些愤怒,她用力想要推开路长
河。却反被路长河压趴在桌子上,裙摆被撩起,露出肥美的大屁股。

  路长河把自己裤子松开,粗长的肉棒顶入师娘股间,腰部用力前顶,粗大的
肉棍顶入师娘的花穴。

  「啊」的一声,师娘所有的愤怒变成无力的娇吟。

  路长河肆意的操干着那本属于自己师父的女人,左手探入师娘的腹下轻揉着
圆凸的腹部嘿嘿一笑说:「谁会想到师娘你竟然怀了我的种?」母亲羞愧的把头
深深压在桌子上。

  母亲居然怀了大师兄的孩子!如果说刚刚林天一内心还有一点点的侥幸,当
大师兄插入母亲身体的那一刻,她所有的期待,那一点小小的侥幸彻底的破碎。

  林天一脑海一片空白,她忘了自己如何离开,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要去马房
去赴大师兄之约,她就在马房中呆坐着,等着。

  她已经记不得路长河是何时到来,也不记得路长河都说些什么,只是茫然的
配合路长河脱光衣服,当她看到路长河跪在自己胯间,抑头舔弄自己的嫩穴,那
表情让她极其的恶心。

  当路长河粗大的龟头顶在她的唇间,那黝黑的肉棒分明尚有未干的液体,这
应该是母亲的体液,林天一张开樱唇,把粗长的肉棒尽可能的吞入口中,然后狠
狠的咬下去,伴随着路长河的惨叫,粗长的肉棍断成两截,林天一吐出口中那一
截肉棍。

  路长河捡起地上那半根肉棒跑了出去,林天一擦拭唇边的鲜血,衣服穿戴整
齐离开马房。

  父亲终于回来了,大师兄赫然还在,他就站在父亲身旁,他双腿微微叉开,
林天一知道他是强忍着痛与父亲说话,当他看到林天一有些惶恐,林天一对他视
而不见,也让路长河安心不少,暂时度过危机。

  只是危机始终存在,事情终将败露,一次大师兄游历江湖而神秘失踪,父亲
也受了伤,母亲也不知所踪。整个林家堡陷入一场巨变,林家就此衰败。

  林天一当然知道路长河与母亲的失踪和父亲受伤必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她也
能想像为了林家堡的名声,愤怒的父亲暗中掌毙大师兄,只是大师兄临死的反击
的伤了父亲。至于母亲或者已经死了,又或者没脸呆在林家堡而浪迹开涯。

  林天一问过父亲,只是每次提到母亲时,父亲总是一脸的悲伤,父亲的伤势
没有好转,林天一也不敢再逼问父亲。

  林箭威的受伤,路长河的失踪,二师兄陈雷、三师兄杜无痕尚不足以扛起林
家堡的大旗,林天一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重振林家声威上。

  短短二年时间在江北闯出江北凤凰的名号,毕竟只有两年时间,父亲的伤势
更加严重,二师兄、三师兄也相继离开了林家堡。

  再后来收到与父亲齐名的江北三大高手青月山庄庄主雷振天提亲,出于联姻
江北另一大势力,林家应下这门亲事。

  那年雷振天三十三岁,林天一十八岁,虽然两人年龄相差悬殊,但身为江北
三大高手,青月山庄庄主的雷振天与林家堡江北凤凰的结合也是一段武林佳话。
最紧张的洞房之夜被林天一以精湛的表演配合月事的到来蒙混过关。

  雷振天哪里知道这个看似纯洁的女侠其实早在马房中被路长河开过苞,全身
上下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的私密都被玩过,娇嫩的樱唇中多次进出过黝黑的肉
棒。而被蒙在鼓里的雷振天对林天一敬若神明,疼爱有家,这也让林天一万分感
激的同时心存愧疚,她心中暗暗发誓为青月山庄奉献所有。

  就在林天一婚后不久林箭威的伤势加重再无力回天,林家堡就此消失于
江北。

  这所有的一切从马房开始,也因此林天一对于马房特别的抵触,她也从不到
西院马房来,只是现在香儿进了马房,林天一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跟踪。
第四章 白日纵情
「啊!」香儿凄厉的惨呼在夜空中传开。

  「杀人灭口。」林天一心中一惊,身形电闪冲向马房。

  黑暗的马房中,一股霸道无伦的掌力突袭而来,林天一去势极快,几乎是迎
着掌风冲上。

  「中计了。」显然是诱敌深入之计,香儿以惨呼乱了林天一的心神,黑暗中
偷施暗袭的人内力极强,刚猛的掌风中夹杂着阴柔的后劲,宛如排山倒海。

  林天一蝴蝶双刀猛然前劈,同时莲足轻点,纤腰微微一拧,自掌风侧面抢入
马房。

  马房中瞬间一片寂静,黑暗中没有一丝亮光,一片漆黑中彼此都看不到对方,
林天一如狸猫一样无声的移动,她连自己的呼吸都屏息,纤手紧握双刀,她在等
对方出手,只要对方出手,哪怕是有一丝的呼吸声响,林天一就能听风辩位,再
以绝顶的轻功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寂静的马房中除的马匹的的沉嘶,再无其它声响,马房似乎回到原本的模样。

  对方显然也是高手,在林天一抢入马房的一瞬间移开原来的位置,同时屏住
呼吸,避免暴露自己的位置。

  双方都在等,等对方先出错,在这窄小的马房中谁先发出声响,谁就可能一
败涂地。

  时间慢慢流逝,死一般的宁静中,压力在一点点的显现,粗重的喘息声终于
响起,林天一却不敢妄动,这熟悉的喘息声显示出功力的不足,是香儿的声音。

  香儿「呀」的一声惊叫同时,林天一的双刀迅雷般的劈出,一条黑影自马房
窜出,双手伸展如蝙蝠一样在夜空中飞逃。

  「谁?」雷震天的结拜三弟袁硕矮胖的身形出现在黑影前方。

  黑影轻轻一纵自袁硕头顶飞过,继续飞逃,袁硕返身劈掌,黑影已经逃离数
丈,袁硕扭身追出。

  「夫人……」香儿声音极为虚弱。

  林天一本想追出,听到香儿的声音收住了脚步,她不担心袁硕,在江北这个
地方袁硕的武功算不上顶尖,但一身横练的刀枪不入的功夫足以让他自保。

  火褶微微亮起,林天一看到香儿躺在地上,颈边血流如注,林天一一把堵上
颈边的伤口。

  「夫人,我错了,我不该……」香儿极力的表达自己的歉意,她绝不会想到
那个人为了脱身会向自己下手。

  温热的鲜血血从林天一指间的缝隙流出,香儿了身体在轻微的颤抖,林天一
知道香儿的时间不多了。

  「是谁?」林天一必须知道黑影的身份。

  香儿无奈的笑了,虽然在笑眼泪却一瞬间涌出:「夫人,能再亲一下香儿吗?」
香儿笑的心酸,眼泪却是真诚的,看得出她的悔恨,林天一把她轻轻抱住,轻轻
的吻上红唇,感受着香儿樱唇的颤抖,她已经彻底的失去那个带给她兴奋,迷醉
羞涩的唇舌。

  香儿双眼微闭,珠泪自眼角滴落,带着满足的笑容,香消玉损。[ 此帖被creazing在2018-09-20 18:24重新编辑 ]


相关链接:

上一篇:与将军私奔 下一篇:老娘只想操李佳玉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