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影音先锋资源站国外-影音先锋男人源资源321-影视先锋源资在线观看-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北京舞蹈学院校花】【作者:不详】

满州皇族血统的脱衣舞娘
  这里是北京城里最艳名远播的脱衣舞俱乐部。时间是2004年10月2日凌晨。强烈的灯光集中在正中央的舞台上,围绕在舞台四周,躲在阴影中的近100个座位几乎座无虚席。上一个舞者刚刚表演玩退回幕后,主持人已经开始介绍下一位舞者:「接下来为各位表演的是我们北京的姑娘,让我们鼓掌欢迎张龙珠。」四周响起热烈的掌声让人知道即将要上场的舞者受欢迎的程度,因为根据我跑遍欧、美、日各国脱衣舞俱乐部的经验,国内观众不像欧、美、日的观众会配合场中的气氛作出热烈的反应,只会张大色咪咪的眼睛盯着舞者光溜溜的身子看;能让大家拿出手来提供这么热烈掌声的舞者,还不多见。「我们龙珠小姐的名子可不是乱取的,她可是真的龙族之后,出身满州皇族,是大清光绪皇帝的曾曾孙女。所以各位贵宾今天看到的可是我们大清格格为大家提供的表演。」在悠悠扬起的王菲「麻醉」歌声中,一位穿着旗袍的美女踏着民族舞蹈的步伐出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这是个全裸表演的脱衣舞俱乐部,根据规则,每个舞者是先穿着衣裳表演一曲,然后再脱去外衣,只留下小内裤表演第二曲,最后一曲才是光溜溜的高潮。因此一般第一曲都是大家闭目养神的时候。可是张龙珠一出场,美丽的面貌就吸引住所有在场的色鬼的目光,让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姣好的面容,没法把眼光移开。那是一张亮丽的鹅蛋脸,像两边梳开的乌黑披肩长下,是光亮的额头,两颗闪亮的大眼睛配上粗黑浓密的眉毛,坚挺笔直的鼻子之下是两片薄唇,而在増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的脸颊上,还镶着最最吸引我的两个小小酒窝。当我还在欣赏她那让人感觉非常有个性却又带点强忍忧伤的感觉的美丽脸蛋儿时,已经一曲结束。在紧跟着响起的「棋子」歌声中,张龙珠举起她如葱的玉指,开始去解开在肩膀位置的旗袍纽扣。我估计张龙珠有一百七十六到一百七十八公分高,一般这样高度的中国女孩必须有一付较大的骨架,而为了要维持苗条身材,又不能让身上有太多的肥肉,因此一般都会造成手指有较突出的骨节,破坏了玉手的美感,但张龙珠的手指却是细长纤细毫无缺陷的。可是我已无法细看,因为随着钮扣的打开,旗袍已经顺着她的身体,一下就滑到脚边,旗袍下没有内衣也没有胸罩,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一定都跟我一样,凸出两个大眼珠瞪着张龙珠的胸部。她的胸部不是尖挺的,因为太大了,无法像奶子较小的女人,可以让奶子成三角锥型安放在胸部。张龙珠的胸部是像两颗球一样镶在胸前,但是乳头却是尖挺的,非常非常的尖挺。最吸引人的是她的皮肤,像白的亮的鲜乳。舞台上半裸的张龙珠身上只有三个颜色,乌黑的头、眼珠和眉毛,以及脚上七吋高的黑色高跟鞋之外,是粉红色的嘴唇,粉红色的小内裤,擦成粉红色的指甲,以及粉红色的乳晕及乳头。其它就是乳白色的皮肤,看不到任何的杂色斑点。在即将结束的「棋子」歌声中,张龙珠缓缓的、优雅的褪去了双脚上的七吋黑色高跟鞋。耳边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各位贵宾,今天大家的享受是连皇帝也享受不到的。皇帝或许有机会欣赏格格的歌舞,但是可不像各位有机会看到格格的私处,我还听说依据大清例律,驸马爷跟格格办事时,也得熄灯,可不像各位可以在一千烛光下,享受大清格格的肉体。」只是现场大慨已经没有什么人会去理会主持人说什么了,因为随着慢慢响起的另一王菲的歌声「我也不想这样」,张龙珠已缓缓的将左手及右手的中指顺着腰身,分别插入比基尼型底裤的左右两侧,继续的往下移动。当底裤一路顺着大腿、膝盖、小腿、脚踝褪到舞台地板上时,我才现张龙珠修长的双腿完全符合选美皇后的要求,并拢的双腿中间,一点空隙也没有。随着音乐,张龙珠缓缓的转过身背对观众。第一次看到她的双臀,我这色中老手也不禁流下口水;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常有机会出国以及在国内各省出差,不但玩过欧、美、日各国女人,黑人,白人,黄种人,敢说国内各族的女人也玩遍了,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俏、这么完美的屁股。
  北京舞蹈学院校花的屈辱自白
  突然我的左右肩膀被人大力握住,一张一看就知道是俱乐部打手的凶狠脸孔凑到我的耳边来:「陆大记者麻烦你到台上去一下。」我抖着双腿站起来,被背后的两个打手推着走向舞台。我知道这种见不得光的地方最小心提防的一是公安,另外就是我们干记者的。我不晓得为什么会被视破了身分,而且连我的姓都知道。只是在这种状况下,不知要向谁解释:我不是来工作挖掘新闻的,而只是一个单纯的色鬼要来看光溜溜的女人的。就在我被推上舞台的同时,后台走出了一个相当英俊挺拔的年轻男孩,双手搭上全裸的张龙珠,把她转了过来,面对观众。「各位贵宾,感谢大家长期对我们俱乐部的支持;」听他的声音才知道,他就是刚刚负责节目介绍的主持人,「很多朋友对我们俱乐部的女孩的一些私密数据很有兴趣,刚好我们现场来了一个大记者,我们就请他来为各位贵宾访问我们的台柱张龙珠小姐。」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加上被两个大汉架着,牙齿直打颤。但从主持人瞪着我的凶狠眼光中,我了解到不配合是不行的。「请…问…张…小…姐…贵…姓…大…名……」台下响起一片嘘声,连我背后的打手都笑的前仰后翻。主持人向后台招了招手,上来一个女郎,交给他一根藤条。主持人狠狠的挥了两下藤条说到:「为了让节目紧凑,如果我们陆大记者再问傻问题,就得挨鞭子,如果我们张龙珠小姐回答不老实也得挨鞭子,大家说好不好。」在台下一片叫好声中,我只好打起精神配合,「龙珠姑娘今年几岁?」「二十三。」张龙珠一定也跟我一样,完全不知道有这个临时安排的节目,因此语气中也是透着惊慌,巍巍的颤抖着。但是因此反而更突显出她如黄莺出谷般清脆娇柔的声音。「您在这里工作多久了?」「三个月。」「您是在哪儿学跳舞的?」张龙珠把头低下轻轻的摇了摇,不愿意回答。突然「啪」的一声大响,主持人手中的藤条抽在张龙珠吹弹可破的完美俏臀上,把全场的人都吓了一大跳。我就站在张龙珠旁边,清楚看到圆滚滚的泪珠当下就由乌黑的大眼睛中夺框而出,而屁股上也立即浮现一条红色的伤痕。「北京舞蹈学院,我是北京舞蹈学院毕业的。」「北京舞蹈学院?」我不能相信的惊呼,北京舞蹈学院是国家最优秀的舞蹈学院,能够进去的都是第一流的人才,像是国际巨星章子怡,及一大箩筐叫的出名号的影歌视红星都是北京舞蹈学院毕业的,北京舞蹈学院毕业生怎可能沦落到脱衣舞俱乐部当脱衣舞娘?「你还是舞蹈学院的校花呢,是不是?」主持人边用手中的藤条轻触张龙珠右乳头,边插嘴。「是…是…」张龙珠似乎非常怕主持人,躲都不敢躲的回答着。看着张龙珠因羞愧与害怕而为微微颤抖着的大奶子,我忍不住问道:「你的三围是多少?」「38、24、38」「你怎么会到脱衣舞俱乐部当脱衣舞娘?」张龙珠委屈的望向主持人:「可以说吗?」主持人用手中的藤条顺着她二十四吋小蛮腰,通过她圆整凹陷的可爱肚脐眼,来到毫无坠肉的小腹,我才现张龙珠有非常浓密的阴毛,虽然她大腿紧紧的夹住,不让人看到她的私处,却无法不让布满大腿根三角地带乌黑亮丽、自然卷曲的阴毛,清清楚楚的呈现在观众眼前。主持人冷冷的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全身上下哪根毛没让男人看过,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张龙珠轻抬玉指,指着主持人道:「我会沦落到这里都是因为他,陈文鹏,在我毕业的时候…」我自作聪明的用不懈的语气说:「他给你出了高薪,你就干了?」张龙珠狠狠的摇着头,大声的否认:「陈文鹏他假装大学生的身分,骗我的感情…当我认定他是我男朋友之后,他就让他们」伸手指了指我背后的打手「出面说我男友欠他们钱,如果不到俱乐部打工抵债,就要砍断他的手脚,我才会…我才会…」她的「前」男友(主持人)阴冷的插嘴道:「我们只是请你来跳跳舞,可是你到后面房间出卖你的初夜权,那可是你自己的决定。」我知道这间俱乐部除了我们现在所在的舞台区之外,后面有很多间豪包厢是给客人跟看上眼的脱衣舞娘「办事」用的。只是很难相信我旁边这名美丽娇娃的处女使用权在那里也买的到。张龙珠听她的「前」男友居然这样说,突然感觉眼前一黑,今天晚上生的所有事却像是纪录片般在她脑中一幕幕的播出。
  事实上,一直到两、三个小时前,她还不知道是男友陈文鹏出卖了她。四个小时前,由于三个月近百天的裸舞下来,她愈来愈担心:因为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当地人,亲戚、朋友、同学、邻居都在这附近,如果有认识她的人到这里看了表演,把她当脱衣舞娘的事传了出去,那她以后怎么做人呢?所以演出后(由于她不肯让家人怀疑到她在从事“夜生活”的工作,因此要求俱乐部让她演七点半开门的第一场,所以所谓的“演出后”就是四个小时前约晚间八点的时候)她直接找俱乐部的朱老板,质问珠老板要怎样才能放过她。朱老板倒是也很干脆,只要求张龙珠陪他一晚就放过她。张龙珠会被她男友设局欺骗,可说完全是因为被爱情冲昏了头;其实她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有智慧与决断力的女孩,就以在北京舞蹈学院求学期间来说,她不但以美貌被大家公认为校花,还因超强的办事能力,史无前例的担任了两届学生会会长。她心想:害她陷入如今这种窘境的是她已经认定非卿不嫁的男友,如果是因为要脱出这困境而失去了贞操,男友应该会原谅她的,于是当下决定长痛不如短痛。朱老板见她点了头,迫不及待的伸出肥猪手,牵着张龙珠的玉手说:「走,我们到包厢去,只要你陪足我六个小时我就放你自由。」张龙珠挺直了腰杆,压制着狂跳的心,用颤抖的脚步,跟着朱老板往包厢去。心中向上苍祈祷,希望这决定能让她早日脱离苦海。她当时哪里会知道,这个决定却是推开了暗黑屈辱地狱的大门。
  献上处子身
  地点是俱乐部里最豪华的包厢,时间是10月1日晚间8点。不知道朱老板真的是个爽快的人,还是他不愿意浪费这六个小时的任何一分一秒。一进包厢就往床上一躺,下令道:「脱光。」张龙珠终究已经做了快一百天的脱衣舞娘,在男人面前脱光衣服已经习惯了,三两下就让自己像个初生的婴儿一样,站在朱老板床边。「还有我的。」张龙珠或许是因为条件太优秀了,没有男孩有信心去追她,所以在设局勾引她的陈文鹏出现前,没有交过任何男朋友。从她有记忆以来,从来没有解过一颗男人的扣子。但走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咬着牙干。虽然脱别人衣服不像她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脱自己衣服痛苦,但她也感觉像是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才帮朱老板脱光衣物。「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吧。」张龙珠十只玉指交迭紧握着,双脚死命紧并着,望着朱老板一柱擎天的阳具。朱老板指着阳具道:「坐上来。」只要是有过性经验的人都知道:要求一个还没有任何前戏来润湿阴部的处女,自己打开阴部坐到怒涨的阳具上,是多么残酷的指令。可朱老板还更狠:「站到床上来,面向我左右两个脚掌放在我肚子两旁,用手剥开你的屄,套着我的阳具坐下,如果一分钟之内,你那美丽动人的淫荡屁股没有碰到我的大腿,那我们的交易就取消。60,59,58…」朱老板一点思考的时间也没给张龙珠,让她只能像当初在学校听老师指挥作出各式舞蹈动作一样,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执行。当朱老板数到30的时候,张龙珠已经以倒浇蜡烛的体位坐在朱老板的阳具上,但是用左右手食指及中指按着自己左右阴唇,死命张开的小穴却连龟头都进不去啊。「30,29,28…」张龙珠咬着牙将全身的重心移到小穴的位置(恐怕只有像她这样训练有素的舞者才能在这种状况下,还能有效的控制身体的律动吧。),一狠心,将自己的两个脚掌抬离床铺;用她五十四公斤的体重,把朱老板一柱擎天的阳具押入自己未经人事的屄中。从盘古开天以来,恐怕没有几个女人是用这种:对自己这么残忍的方式来贯通自己的处女膜的吧。一股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的痛楚,由下腹直冲脑门,让张龙珠痛的坐不直,只能往朱老板胸膛上趴去。虽然想强忍着不哭喊出声,痛苦的呻吟还是由小嘴中宣泄而出。朱老板在管理俱乐部的过程中,当然经常对不听话的脱衣舞娘施以各式各样残酷的体罚。但是当朱老板上半身全被张龙珠身上冒出来的冷汗浸透,眼中看到的是张龙珠原本美如天仙的五官,因痛苦而皱成一团,耳中听到的是比放声哭喊更令人心碎的低吟时,他得到了前所未有施虐的满足。而让张龙珠痛不欲生的,不只是肉体的痛楚,伤她更深的是那种觉得自己竟是如此的淫贱,居然要迫不及待的把男人的阳具放入体中的感觉。张龙珠的阴户因痛苦抽筋,而不断挤压着朱老板的阳具。朱老板玩过的女人恐怕也有上千个,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的阴户带给他的阳具这么大的享受。也让他第一次在一分钟之内就射了精。但他亢奋的神经却一点也没有冷静下来,肥短的左手由张龙珠的右腋下穿出,用粗糙无比的手掌死命压在张龙珠光滑如缎子般的背上;迫使张龙珠两个像结实皮球的奶子在朱老板长满胸毛的胸部上滚动着。朱老板的右手当然也没闲着,在张龙珠像一座光滑的山丘的左臀部上不断的揉捏着。当粗短的小指碰到张龙珠的秘处,引来身上娇娃的一振扭动,这个才射完精的男人的淫秽脑子,又开始策划着要用什么更残酷的手法,再给这个自己这一生中见过最美的娇娃来一炮。
  残酷的脚力训练设施
  「朱老板,是不是可以让我起来了?」张龙珠勉强抬起了上身,低声的哀求着。大慨是因为受了太大的刺激,喉咙出的沙哑、低沉声音完全与张龙珠一贯开朗、自信的语调,清脆的声音不同。但是轻轻张合着的两片薄唇,以及微微露出的如贝白齿,即使是在这样身心俱疲的状况下,还是让人感到那么的亮丽;看的朱老板马上改变心意,决定先享用她的小口,慢慢再对付她的小穴。朱老板双掌在张龙珠左右两个大屁股上用力一拍,出清脆的声音,口中骂道:「现在的大学生真不懂礼貌,把我下面搞的赃西西、粘搭搭,也不会清理一下,拍拍屁股就想走。」张龙珠听到朱老板同意让她离开他的身子,立刻抬起了左脚想向右侧翻身下床,没想到处女的阴道实在太紧了,虽然小穴内的阳具已经射过经而缩了下来,却还是被紧紧的夹着;张龙珠腰部再次用力,使劲向右侧翻转,才听到「波」的一声,好像开香槟一样,把阳具拔出来,只是喷出的不是香槟。张龙珠蹲在床边,悲伤的望着还在由自己阴户向外流的鲜血,心中想着:这可是每个女人最宝贵,一生只流一次的处女鲜血,只是却混着像猪一样男人的腥臭精液。「什么呆,你的男人没教过你怎么清理阳具吗?」张龙珠不知所措的望向那之已经软塌下来的阴茎,轻轻的摇头。「用嘴把它舔干净。」张龙珠忍不住悲从中来,心想:「早知有今天,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这一生唯一的男友陈文鹏,远好过让这猪一样的男人夺去。」心中这样想着,嘴中忍不住低泣道:「文鹏连我的嘴都没亲过。」朱老板听到她提到男友陈文鹏,心中泛起一个更恶毒的主意,伸手拿起床边的手机:「你马上到一号包厢来。」「不要!」听到朱老板要叫人来,张龙珠吓的大叫。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开门进来的竟然是她的男友陈文鹏。「文鹏啊,你居然连这小妞的嘴都没亲到,就让她死心塌地的为你付出这么大的牺牲,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你啊。」「谢谢老板,您过奖了。」「这妞小嘴的初夜权就赏给你吧。」「谢谢老板。」「你来帮我再给这小妞爽一下吧。」「是老板!您要用什么姿势玩她呢?」「上礼拜为了玩你勾引回来的那个中学田径代表队,设计的脚力训练设施,还不难玩,就让这小妞也尝尝那种欲罢不能的滋味吧。」「欲罢不能?老板您中文造诣真高!」陈文鹏一手拉下一根两端都悬挂在天花板上滑轮,长约两米的细横铁杆,一手粗暴得把张龙珠由地上拖起来,把铁杆正中央的位置靠在她脖子后面,再将双手向用蛙泳的姿势,在身体后方由下往上绕过铁杆,然后将双手手脕扣在横铁杆的两端。这样张龙珠整个人就成T字型,靠左右腋窝及双脕的力量被挂在横杆上。陈文鹏双手托着她38吋的大肥臀把她移到了床的正中坐下,然后举高了她的双腿,在将分别连着天花板上不同滑轮的两条麻绳分别套在张龙珠左右脚拇指上。陈文鹏出现的震撼,让张龙珠脑子成为完全一片空白,像个木头人一样任他将身体摆布成V字型(加上横着一字型张开的双手,则像个丁字型),面向着床头,用光溜溜的屁股坐在床中央。陈文鹏绕到床头,用双掌分别抓住张龙珠悬挂在半空中的脚背,将她两条笔直向上高举的白嫩玉腿分别向左下方及右下方压下,当双脚慢慢远离张龙珠的身体,向床头的左右两侧落下时,套在张龙珠左右脚拇指上的麻绳,经过天花板上的滑轮向上拉动绑着她双臂的横铁杆,把张龙珠的身子向上拉起。当双脚被陈文鹏押到水平的位置时(也就是玉腿与身子成L型),张龙珠翘丽的臀部已离床有50公分远。陈文鹏转头向朱老板道:「老板请上座。」在一旁看着张龙珠雪白肉体被无情摆布的朱老板,刚打过一炮的阳具,早已再次坚挺;一听这话,马上钻到张龙珠身下,仰面躺好,让高举的阳具正对着还在滴血的小穴。
  陈文鹏配合着朱老板的就位,双掌稍稍放松力气,让张龙珠的双腿反被身体的重量再向上拉起,而身体当然也被带动着向下降,让张龙珠的小穴往朱老板直挺的阳具接近。当阳具碰到刚刚被开通的处女地时,由大阴唇、小阴唇传来的具痛,让张龙珠清醒了过来。她高达148的智商,让她见到陈文鹏叫身体下这个像猪一样的男人老板时,就已完全明白,是朱老板派出爱情骗子,设局欺骗她;自己真是高IQ、低EQ,被爱情冲昏了头,原本之前在受苦受难的过程中,心中还有一丝为爱人牺牲奉献的喜悦呢,没想到这一切都是骗局。「住手!既然朱老板你是陈文鹏的上司,而不是债主,我也没欠你一毛钱,更没跟您签订工作契约,我不要在这里工作了,请您大人有大量,放我走吧。」朱老板阴阴的笑着道:「果然大学生就是有教养,说话多有分寸,不像文鹏你上礼拜弄回来的那个中学生,只会泼妇骂街。不过知识分子就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你说要陪足我六小时,就得陪足六小时。」「朱老板,您看这样好不好,」陈文鹏也阴沉沉的笑着插嘴道:「只要张龙珠能忍得住,不把小穴自动送上来给朱老板您的大阳具享用,我们就放过她好不好?」「成!在放宽点条件都成,只要龙珠姑娘30分钟之内,不把小穴献上来要求性交两次,就放妳走。反知,如果妳输了,在凌晨两点之前妳都得听我们的安排;凌晨两点之后除非妳求我们把妳留下,否则我们就从此不在相干。」朱老板的回答让张龙珠大感意外,自己怎么可能会淫荡到自动奉上小穴让他插呢?张龙珠自己知道:三个月前,被胁迫跳脱衣舞时,其实自己并非百分之百的由心理产生反抗,反而觉得自己既然选择了舞蹈这一行业,能有机会了解脱衣舞表演是怎么一回事,反而是一个课堂上学不到的宝贵经验,所以并没有强力的反抗就答应了,只是没想上山容易下山难,搞成现在这个局面。但要说自己愿意随便让男人奸淫,却是绝无可能的,自己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女人的贞操胜过生命,23年来自己也守身如玉(直到一个小时前,下了这个将令自己终身遗憾的错误决定),怎么可能会在30分钟之内,把小穴献上来要求性交两次呢?「我答应你们的条件,你们先把我放下来。」朱老板向刘文鹏使了个眼色,后者奸笑道:「那就放了。」只听张龙珠出震天的尖叫,朱老板的龟头已滑入她的阴道中。原来刘文鹏突然放开了压在张龙珠脚背上的双手,张龙珠的身体少了因透过双脚下压而带动向上的力量,直接向下往朱老板的阳具落下。张龙珠使尽吃奶的力气,将双脚往下及往左右方向移动,透过左右脚拇指上的麻绳,经过天花板上的滑轮向上拉动绑着她双臂的横铁杆,把张龙珠的身子向上拉起,让阴户慢慢顺着朱老板的龟头往上脱离。朱老板受到这极乐的摩擦,爽的大叫:「这算不算自动送上门来挨插啊。」「不…不…」「别哭,别哭,行,我们就重新开始;反正还没有见过哪个女人能熬过30分钟的。文鹏,上礼拜那个对自己的脚力自信满满的中学田径代表队,30分钟内被插了多少次啊?」「我也没数清楚,我只记得你爽过之后,她因为双脚抽筋,不是走而是爬出这包厢的。」包厢内突然安静下来,朱老板忙着用双眼巡视着,张龙珠因用力而胡乱颤动着的双乳、被挤出六块腹肌的小腹、肌肉紧缩的大腿、突出了一大块结实肌肉的小腿腹,还有那隐藏在一堆乌黑阴毛之后,似乎还无法闭合的小穴。陈文鹏的眼光则无法由张龙珠的脚指头移开;由于关键性的麻绳是被系在脚的大拇指上,张龙珠正集中全身的力量在脚指头,努力把脚板向下压。陈文鹏心想:我们都说人类是圆颅方趾,可自己玩过的女人的脚趾却是歪曲变形甚至是像鸡爪的多些,可张龙珠的脚趾,除了小趾之外,根根都是方正工整圆润的长方柱体,配上四四方方整洁的脚指甲,看了就叫人销魂。
  尤其是现在,大拇指用力前伸,另外四趾用力向脚底板方向卷曲,脚趾、脚背、小腿、大腿成一直线,配上雪白结实的紧绷双腿成V字型张开的淫姿,大慨没有哪个男人看了能不喷的。朱老板也忍不住了:「文鹏啊,你看龙朱忍的多辛苦啊,全身的汗珠好像水喉打开了似的,光是顺着她的小穴往我阴茎上流的,恐怕都有一茶杯了,怎不帮她擦一擦呢?」「是,我去给她找块布来。」「难怪你连他的小嘴都没亲过,你的嘴巴是拿来干什么用的。」刘文鹏明白朱老板的意思,虽然自己内心深处是希望张龙珠能熬过这30分钟,甚至全身而退。可自己也没的选择,只能继续助纣为虐了。缓缓伸出舌头往自己心怡已久的张龙珠右脚大拇指舔去,舌尖碰到脚拇指的下方,好像舔到粗砂纸一样,而不是像自己老早就摸过的粉嫩小手,或是刚才捆绑她时,摸到她的各处水嫩皮肤那样的光滑感觉。他知道这是身为北京舞蹈学院学生舞团第一女主角所要付出的代价。他的舌尖,轻舔着张龙珠因练舞而长满老茧的脚底板,心中不禁有些后悔:当初朱老板会布局对付张龙珠看上的自然是她的美貌,可自己却是想看看这个高高在上,从来都是被家人、师长、同学捧在手掌心的天之骄女,被人奸淫时,那高傲的脸庞会是个什么表情。可是这半年交往下来,他真真的感觉到,张龙珠是一个善良、善体人意的乖巧女孩,会让还没接近过她人感觉到她高不可攀,完全是因为她亮丽的外表,及优秀的表现,其实她甚至连一般优秀女孩总会带一点的骄、娇二气都丝毫没有。从她能在光滑如镜的舞蹈教室地板上,磨出这样的脚底板,就知道她的成功也是付出了比旁人更多的努力才得来的。自己欺骗一个这样的好女孩,真是不道德。张龙珠自然不知她男友的心中感受,能感觉到的是他火热的舌头,当这条曾经向她立下过山盟海誓的生花妙舌,舔到她的脚掌心时,搔痒的感觉直冲脑门,全身的肌肉在也不受控制,双脚向上举,身子向下落,朱老板那根充分被她的阴血及汗水润滑过的阳具,「兹」的一声就钻进了她的阴道中。「不…不…,你们这些禽兽,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禽兽”恐怕是张龙珠这个有教养的女孩,所能想出最恶毒的词了吧。「禽兽?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骂我禽兽了,我就让你尝一尝禽兽的手段。先赶快把你的屁股抬高,在赖着不走就要当你献身两次了。」张龙珠不敢浪费时间与他争辩,赶快努力挣扎着要把身子抬高。可是这次跟刚才不同,上一次只是要拔出龟头来,所以比较容易。这次却是全根插入。一个小时前才被破瓜的屄,本来就很紧,加上当全身用力要把身体抬起来时,阴道的肌肉也不由自主的同步用力收缩,阳具怎么拔也拔不出来。包厢中回荡着:朱老板因阳具被紧紧夹住,而出的快乐哼叫,以及张龙朱因全身用力及强忍阴道撕裂般痛苦,所出的磨牙声。陈文鹏看着两个人交着在一起闻风不动的私处,忍不住出手将张龙珠38吋大屁股往上捧,才帮她脱离了困境。「好,现在就让你来看看我的禽兽手段利害,还是你男友的舌头利害。」从随朱老板进到包厢起,张龙珠一直顾着自己的自尊,不愿意出声求饶,但想到这头猪不知还要使出什么残酷的手法,终于忍不住出声哀求道:「求求你,朱老板你要整死我,还不是用根小拇指就够了;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朱老板举起了自己粗短、留着长长指甲的左手小指笑道:「好吧我就照妳的请求只用这根小拇指整妳,不过你别怕,我不是要整死妳,我是要妳快乐的上西天。」朱老板把左手小指缓缓的向悬在半空中的小穴伸去,当肮脏的指甲抠上了张龙珠从来没有被人碰过的阴蒂时,惨剧又生了。只是张龙珠再一次回荡在包厢中的叫声,已经让人分不清楚是痛苦、还是绝望,或是因为阴蒂被刺激加上阳具猛力撞击到花心,而出了这辈字第一次的叫床声。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